专心学业,勿念。

新lof:戬辉,域名slaughter-eleanor
沉迷网王和2.5次元舞台剧,全职已脱坑。

高一到大一,三年,幸甚有你。
和你们。

[新双花][于远][于锋生贺]花晨月夕

*有肉
*百花全队打酱油
*顶风作案系列
*他妈的我除了肉还会写点啥……

*于锋
*处女座
*新一代的第一狂剑
*百花战队第四任队长
*生日快乐

00

一大早就被队友的彩带纸花糊了一脸。

于锋,狂剑士,认真地思考为什么现实世界没有怒血狂涛这项技能。

好在他善解人意的副队长及时站出来,解释了这一切。
"生日快乐!"他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,"于锋大大这两年来卖血辛苦!"

 

01

于锋刚刚来到百花的那天,是个星期六。

他不晕机,但被高原反应折腾得上吐下泻。队医让他在休息室躺着吸氧,过了四五天才缓过劲来继续训练。
原定的欢迎仪式泡了汤,战队又在忙着为于锋和邹远的新组合造势,就迟些再补办一个。于锋也没多大意见,夏休期忙得他焦头烂额,又是老双花出现又是君莫笑的,这事就一直搁了下来。


"真够省事的。"于锋吐槽。

百花的队员们坐在离俱乐部有十几公里远的一家KTV里,兴高采烈地点歌。莫楚辰翻出热歌榜,把所有神曲点了个遍,周光义正在倾情献唱,朱效平和张伟去楼下的超市买零食和饮料,邹远抱着用来伪装的大衣坐在他旁边玩手机。

"你不嫌吵吗?"于锋用胳膊肘戳戳邹远,"要不先出去会透透气?"

邹远有点手足无措,甚至灵巧的手都没握紧手机,目光躲躲闪闪:"啊那个……再等等……"

于锋有点不解,正放着MV的大屏幕啪地黑掉,包间里的唯一光源被断,立刻陷入黑暗。
从门口开始有星星点点的亮光闪烁,因为移动而摇曳显示那是许多被点燃的蜡烛,有人在黑暗里拍着手唱生日歌,英文中文都有。

于锋说不出话来。

"队长,生日快乐!"邹远打开了灯。

邹远交出队长一职时毫不犹豫,而于锋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接过。

那是于锋第一次在百花过生日。

 

02

第十赛季刚开始就被兴欣分分钟爆了一脸的于锋,没心情过生日。

上赛季搭上了总决赛的末班车又怎样,还不是被初进联盟的队伍打了个9:1?

于锋直到复盘结束都笼罩在低气压里,没人敢靠近怕他开狂暴。曾信然这个一年级新生的初秀就这么被压着打,被于锋影响得也忧郁了。

眼瞅着下一轮就要遭遇三零一度,队长这么精神不振确实是很麻烦。我们需要关爱的小花骨朵邹远同学,勇敢地担当起了这个职责。

 

"队长?队长我自己开门了啊?"邹远提着一个蛋糕盒,小心翼翼推开了于锋宿舍的门,听见浴室里水声哗啦哗啦的响。

战队宿舍还是很人性的。单人间独立卫浴24小时给电,地方也不小,邹远把蛋糕盒放在屋里的桌子上,打开了盒子。

小小的九寸蛋糕如果要两个人吃的话还是太大了。邹远一边撕开盘子的塑料包装一边想。蛋糕上特地要了比普通款多得多的奶油花,红的绿的黄的煞是好看。

而于锋洗完澡披着浴袍出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。
他暗恋的副队站在桌边切蛋糕,手法不甚熟练,单就切好的那一块边缘也参差不齐,显然他是没有干过这种活。手上还沾了点不小心蹭上的奶油,蛋糕上有几朵花已经因为下刀抖动太大碎了。

邹远看见他注视着蛋糕,不好意思地笑笑:"那个……我不太会分蛋糕。"

"用水蘸一下刀会比较好哦。"于锋回答。他走到邹远旁边,戳了戳碎掉的一朵红色奶油花,"什么情况,花繁似锦改落花狼藉了?"

邹远没忍住,扑哧笑了出来。

"谢谢你还记得我生日。"于锋把邹远小一号的手握在掌心里,轻轻舔舐上面的奶油,"我们交往吧,先许你一张季后赛的门票。"

 

百花队员们很困惑,副队一直没发信号他们也不敢进去,要不是后来接到短信他们得空守一整晚。

——不过发信人明明是邹远,怎么语气那么像于锋呢?

——而且蛋糕居然没剩下!

不明白呀不明白╮(╯▽╰)╭

 

03

第十一赛季。

两年磨合下找到感觉后,新双花越来越默契,也成了一个独有的名词,不再有人将他们和老双花相提并论。

属于他们的组合。


一大早就被彩带攻击的于锋恍恍惚惚地想起,好像是他生日。
队友们嘻嘻哈哈地把于锋闹起来,然后就强行将邹远带走了。

于锋有点郁卒。


这一天于锋共计被水烫到两次,打碎杯子三次,手贱训练失误五次,节奏大师被黄少天和叶修破纪录不计其数。可别说邹远了,连他那粉嫩嫩的队服衣角都没见着。

中午吃过饭后有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,于锋回宿舍睡觉,没听见闹钟响,一不小心睡过了头,醒来时天已经黑了。

他急急往外奔去,宿舍门却怎么都打不开。

噩梦?于锋还很有心思想。
结果口袋里的手机响了。

"你们又玩什么?"于锋还处于没睡醒的状态,说话也没像平常那么温和,给电话那头的朱效平吓了一跳:"啊那个……"

话音未落,耳朵特别尖的于锋已经听出来那边背景音不太对劲:"小远在你们那?"

窸窸窣窣的声音静了一下,传来邹远小声的抱怨:"完了完了他发现了,不成,我不是那块料,真不是。"
"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"有人压低声音说。

"咳咳。"朱效平清了清嗓子,"这里是百花饭馆,请问您要订餐吗?"

"哼嗯……"于锋不怀好意地从鼻子里挤出一个语气词,"那么我要鲜花饼。"

 

 

 

 

后续请点下面链接观看。美味的小远和亮出狂♂剑的于锋大大。

密码eleanor

NEW❀❀

评论
热度(77)

© 阿戳_Eleanor | Powered by LOFTER